当前位置:探路侠 > 目的地 > 中国 > 山东 > 济南 > 济西国家湿地公园 > 攻略

济西国家湿地公园,大济南西部国家级湿地

湿地上的画舫

湿地上的画舫

那天,垂柳缀满鹅黄的絮儿。树下,员工在介绍脚下的这块湿地,她五指簇笼一个尖儿,口中飘出一组数字:湿地是地球上价值最高的生态系统,1公顷湿地生态系统每年创造的价值是热带雨林的7倍、农田生态系统的160倍,湿地还能维护生态平衡、保护生物多样性。

哟!要真是这样,大济南是够厉害的!西部也够光鲜的!毕竟这是国家级湿地啊!我寻思着。

湿地

湿地

最先身触济西湿地,得益于省城的一家媒体。那个周六,时钟在早上七点欢歌,似梦如幻的我,想着要看正在改造中的济西国家湿地了,脚步轻快了许多。

秋阳金水一般无际地漫下来。

一洼碧水染上琉璃色,拥挤着、跃动着;一向披肩掩面的垂柳,经不住这金子的诱惑、微风的揉拂与波光的招摇,乱了方寸,时袒时露,水草般在水中摆漾,水面泛着动感而厚实的绿波。睡莲织缀的大片水面上,超群卓立的一枚荷花,绿中透黄,秀着瘦高个子,擎起的一朵圆莲蓬,恣意地探入水深处抚弄,怎奈湖水痴情向天,依附上旋的秋风,蓬冠挺立,引颈四顾。

曲桥

曲桥

“哇、哇……”左手处芦苇荡里漾出了蛙声。抬望眼,白花花的芦苇,划着正弦线波纹向远处律动,时而还向蓝天上的浮云招手私语,那热切劲儿,直接冷落了湖边的花草。会意的蜻蜓,无拘束地划上窜下,经纬分明地穿缀着苇花与小草的情愫。怎奈,所有这些,都被无言的湖面所收拢。此景虽是昙花一现,但谁能保证无语的湖水没有记忆呢?!

“走啦,看钓鱼去!”同伴召唤着;抬头环望,就剩我自己了!

水鸟捕鱼

水鸟捕鱼

金黄色木制廊桥的那边,一位身着白色体恤、戴着浅色遮阳帽的中年男人,两眼凝视水面,从其右脚处伸向水面的鱼杆,伸着细长的脖子探听水面的动静。“师傅,鱼是野生的?”“嗯!这黄河水,有养分,鱼也好吃。”

他的话语,让我想到了有名的黄河鲤鱼,想到了鱼儿与滋养它的河水相处共生的日日夜夜;想到了哪天哪个欲跳龙门的鲤鱼,因一时贪嘴,最后沦为人类餐桌上地道的鲁菜。

“里边有虾吧?”有!前一阵子,一个网鱼的,一网下去,一兜上来,活蹦乱跳的,什么螃蟹、虾、草鱼、泥鳅……都有;有个小女孩,“呀”的一声,“蛇、蛇……”嘴里嚷着跑远了。呵呵,那不是蛇,是黄鳝!细长黄绿的,咋一看像蛇。

这人说着,右手伸进袋子里,摸出一只虾。虾儿一扑棱身子,溅得我满脸是水。他用大拇指与食指捏住虾头,轻轻一拽,撕掉长腿,往嘴里一扔,看着他的吃相,那叫一个‘鲜’啊!”——这个,我有切身体会——生吃螃蟹活吃虾!——这可是我小时候的拿手好戏啊!只可惜那无虑的童年时光都随了河水流走了

水鸟

水鸟

太阳快升到头顶的时候,服务区热闹起来:有的对瓶狂饮,有的忙脱外衣,有的削水果。突然,“嗖”的一声,不远处,草丛里被惊的一只野兔闯入视野,倏而又窜入那边的草丛……

湿地观鸟

湿地观鸟

“哟!你这臭棋篓子,厉害了!在家里下棋,没赢过我,来湿地了,倒长劲啦,呵呵!来,再杀一局!”哥们,你可别说,一到这儿,我就清爽了,脑子转得快;谁像你,来这光看“西洋景”,眼不够用!柳树下俩中年男人闲杠着,楚河汉界又开始布阵……

柳风荷韵、草香美食,生态野趣!我初遇见,就被粘上了!

花径

花径

再临湿地,是鸡年之春。从经十西路南门入,不远就见右手边盈黄一片,在无垠的、暖融的春光下,艳艳、熠熠地起伏。

这是千亩油菜花风景区。指着眼前艳黄的花海,工作人员解说道。

蓦地,几道明晃晃的水渠横在眼前,又从脚下向四面蜿蜒,于远处又分叉、折首、再合拢……兴化垛田油菜花景区?!我幻想着。

同行的老张移开眼前的望远镜,接过话来:这里面有说头!你看过湿地航拍嘛,这些水沟,从天空俯视,就是一个“西”字。我极目望去,神游在这无边的“西”景中。

花海

花海

花海的那边,紧连着湿地生态恢复区。这儿,是水的天下,湿的国度,或大或小的水域连一片,十来艘画坊游船忙碌地统治着这片水域。工作人员说,水域上约有100多个小岛。放眼远眺,阳光下,一闪一闪的,像无数肺泡在呼吸。同行的老张说,现在是调试期,用不了几个月就开园纳客了,到那时,“小小竹排江中游……”“妹妹坐船头,哥哥岸上走……”的天籁之音就可能会从荷花深处、芦苇荡里溢出来,只是你闻其声不见其人罢了!

乘舟赏荷

乘舟赏荷

望着澄清如碧的荷面和深幽几许的芦苇荡,心想着,当年的才女易安,如果降临此间,还会有“争渡、争渡”的激情吗?近俯水面,微红的脸庞竟把这面水镜洇得透红,春风拂过,痒痒的,暖暖的。我按捺不住,蹲下身子,掬一掊水,匝舌一品,好甜啊!我想起了那天在壶口,不敢近触它狂奔雄浑的躯体,但水珠的热情滋润了身心;在这儿,我就可以姿意地能投入你的怀抱—即使你不允,我分明已融在你的臂膀里。

湿地小河

湿地小河

此时,水面漾起一股略带土腥味的水气,润着鼻腔——毛孔舒散了,身子轻盈了,脑袋清空了,一种心入桃花园、体爽乘风去的释然与快意,油然而生……

是啊。入景心释。在这儿,生计的压力,人际的烦扰、情感的缠绕、奔波的甘甜等人间杂味,一时间都化作云裳,光顾别人了,留给你的,只是自然景,让你真切地与湖水、花草、虫鱼、天地无缝隙融合,同频度地呼与吸。

春临湿地,我被它湿了!

芦苇丛

芦苇丛

正定地凝望这片“国字号”湿地,突然感觉这方水土湿润、灵透起来:日月星移、寒暑过往中,她静默地吸进了自然的枯荣与人生的霜雪,又呼出了年年葱郁的植被与人间的春华秋实;吸进了物态万千,呼出了文化灿烂。不是么,湿地东侧的田家庄,远古生命起源的圣土,吸的就是逐玉水而居的先民,呼的则是他们智慧生活衍生出的6500多年的北辛文化;时序流转中,又吸润诸子百家,呼出婉约与豪放!啊!母亲河就是这样,笃定东流奔海,相约这片热土,吸来贯穿南北的铁龙、呼出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;吸来省会文化艺术的滋养,呼出尚德有礼、质朴乐水的城民,更呼出了济西的生态磁性和宜居品性……

湿地荷花

湿地荷花

这样想着念着,恍然有所悟:人都说湿地是“地球之肾”,可我觉得,这天上之水恩赐的岛屿及柳荷之园,更像西城之肺—-柳风荷韵中,黄河是肺动脉、玉清湖乃肺之右页,那玉清湖之西、百来个大小不等的湿地湖乃肺之左页,纵横其间的沟渠水溪恰如肺之支气管、血管及淋巴管……如今,西城的这些呼吸器官,正与西客站相约相携,叮咚、叮咚地填词吟赋:湿地/生物的摇篮啊/更是文明的传承;呼哧、呼哧地疾书描摹:湿地滋润了文明哟/文明也涵养着湿地。

三孔桥

三孔桥

这,或许就是西城呼吸之韵吧。

西城活了!

>> 还没看过瘾?去《济西国家湿地公园》看看


发表评论

* 昵称